朱雀眷北

关于睡前沐浴


洛冰河:师尊你真的不来吗?你舍得徒儿在这么大的浴桶里望眼欲穿吗?
花城:哥哥,一起吧。
蓝忘机:魏婴,你......好好沐浴,不要胡闹! ​​​

沈清秋:舍得,师尊自是舍得......哎呀你别哭啊!我这就来,这就来,你先别哭了!
谢怜:三郎你先洗,我......一会儿再过来。(逃
魏无羡:我哪里胡闹了?蓝二哥哥你心疼心疼我吧,我陪着你家小辈夜猎,累得全身上下没有哪一处不痛,你快来抱抱我,抱抱我就不痛了,好不好呀?

【花怜】婚后甜饼2

花城刚回来那段时间,由于某种特殊原因,谢怜几乎每天早晨都比花城晚一些睡醒。
某一日他早一步在花城怀里醒来,睁眼便是对方闭眼熟睡的乖顺模样。一阵害羞之后忽然兴奋起来,轻轻抬手探向花城的脸,食指从他的眉骨滑至鼻梁嘴角,意犹未尽之时,没来得及撤回便被抓住了手腕。
花城睁开眼,一脸疑惑地看着他道:“哥哥,做什么呢?”
谢怜偷摸人家被发现,心里大囧,红着脸想要抽回手,却被花城微微使力抓得更紧。
花城不依不饶:“哥哥,三郎这张脸,可还称你的心意?”
谢怜正不知该怎么回答,就见花城轻笑一声继续道:“我见哥哥一觉醒来眼神便锁着我这张脸不放,想来......是满意的吧?”
谢怜这才明白过来,动了动被花城揉捏着的手腕小声道:“三郎,你......明明早就醒了,为何逗我呢。”说完便红着脸挣开花城的怀抱坐了起来,结结巴巴道:“时......时候不早啦,三郎,该......该起了。”
花城点点头,稍稍撑起身体靠在床头便不再动作,盯着谢怜,目光柔和。
谢怜低头朝里认认真真将松散的内衫整理好,刚想转头叫睡在外侧的花城让一下自己好下床穿外衣,便被人一把从身后搂住了。
花城将下巴搁在谢怜的肩上,侧首吻了吻他的脖子,吻了两下似乎仍觉不够,“啧”了一声便扯下了谢怜内衫的半边肩头。
谢怜被惊得一哆嗦,张口想阻止他的进一步动作,就感觉到他略冰凉的舌尖从颈侧一路滑向肩头,手肘被轻轻握住,背后是紧贴着的宽阔胸膛,一系列的刺激让自己一个字也没办法讲。
花城抱着他,除了亲吻并无下一步动作,自肩膀吻至耳后,不轻不重舔弄一阵,再一路往前从脸颊啄吻到唇角。
谢怜微闭着双眼,睫毛颤如扑扇的蝶翼,双颊红晕漫至耳根,既不知所措又悸动非常。
花城见他这副模样,眼底一暗却又瞬间清明,半晌才贴着他的唇角轻轻一笑,道:“哥哥,下次不要再这样了。不要比三郎早一步醒来,也不要如今日这般撩拨三郎了。下一次,三郎可就没这么好打发了哦。”

【花怜】婚后甜饼1

谢怜收了一大堆破烂高高兴兴回家。

花城:哥哥回来啦?
谢怜:三郎你看!我今天收了好多东西呢,有xx、xx、xxx(全是最近念叨着想要的东西)。
花城(微笑):哥哥真是太棒了!
谢怜(害羞):也没有啦,我觉得大概是跟你一起之后运气变好了,所以说到底都多亏了三郎啊。

鬼市众鬼:这里还有一堆明天要放在大伯公收破烂路上的东西,快点收好,弄丢了城主可是会杀鬼的!

【花怜】恋爱关系

花怜现代paro
浪荡大学生花花×幼儿园老师怜怜
前文见主页
(多点人看的话下章可能也许大概就有车了)

2.

直到被花城推倒在沙发上,谢怜的脑子里还一片混乱,睁眼是花城近在咫尺的鼻梁眼睫,他两手撑在谢怜耳旁,低头一遍又一遍舔舐着他的唇瓣,温柔缱绻到谢怜都舍不得推开。下唇传来一阵刺痛,谢怜忍不住痛呼出声,头脑清醒的一瞬间紧咬的牙关也打开了一个缝隙,花城趁机抬手捏住他的下巴,湿润的舌头滑进他的口腔,卷住他的舌尖轻轻吸吮。
“唔……”谢怜被吻得有些喘不过气,两只手抵住花城的肩膀想要把他推开,手指触到他肩上衣料的一瞬间却又软了下来,于是原本意在推拒的双手又向花城后颈移了移,交叠起来死死搂住了花城的脖子。
半晌,花城才十分不情愿地松开谢怜,保持着压在他身上的姿势看了他好一会儿,才轻轻拂开他额前的碎发在眉间印下一个吻,贴着他的耳朵轻声道:“哥哥,我想了一下,咱们还是不要发展太快了,慢慢来就好。而且……你明天还要上课呢,万一被那群小鬼欺负了,追不动怎么办……”
谢怜耳朵红得像是煮熟了一般,侧过头轻咳一声没说话。花城笑笑,起身顺便拉起他,让他在自己怀里转了个圈推着走向厨房,一边走一边道:“好啦哥哥,我饿了,咱们做饭吧。”

冰箱里有家里阿姨前两天送来的馅饼,篮子里还有上次洗了没炒的青菜,谢怜估计了两个人的食量煮了粥,开着电视坐在沙发上。花城嫌下午体育课出汗太多,轻车熟路跑去浴室洗澡了,客厅里只剩谢怜一个人呆坐着,脑子里思绪纷飞想了很多。

他一个人搬出来住已经好几年了。
十岁的时候妈妈生病去世,父亲没几年就走出悲痛给他娶了个后妈,生了个女儿,一家人也算幸福。他爸是个商人,公司开得比较大,还算有几个钱,本来想着像大多数同类家庭一样等儿子长大了就把他丢进公司一步一步培养,却没想到谢怜这小子居然一路固执地学了文,并且对他所谓的家业表现出了非常明显的抗拒。因为他从小没了母亲,性格又格外倔,他爸虽然一开始不支持,最后还是由着他去了。
谢怜大学专业学的法语,成绩还特别不错,然而毕业后既没跟着大多数同学跑去北非混高薪,也没去哪个学校教法语,更没去做什么翻译,而是自己跑去考了个幼教,进了一所私立幼儿园。
他爸实在是理解不了他的脑回路了,但说到底还是心疼儿子,更何况谢怜凭着自己的工资以及偶尔吃着自己名牌大学出身的专业老本赚的外快完完全全可以养活自己,节假日甚至还能潇潇洒洒地到处游山玩水,一颗老父亲的心最终还是安了下来,不再想着强迫他做自己不喜欢的事。
这房子是谢怜他爸硬要塞给他的,他本来不想要,但略一思考还是接受了。自己老爸那么有钱,这套小房子对他来说是真的不算什么,自己这一穷二白的,不要白不要啊。而且如果自己当真去租房子住,这幼儿园还在四环呢,稍微好一点的房子租金还是很贵的。
总体来说他爸对他的现状还是比较满意的,加上家里还有个十岁的小女儿天天闹腾着,很多时候也无暇管着谢怜。谢怜一个人乐得自在,却不想又被花城给赖上了。
谢怜十二岁的时候跟他爸一起搬了家,隔壁的小孩就是花城。花城爸妈都是知识分子,温温和和的,却不知怎么就生了花城这么个闹腾又老爱惹祸的儿子。

谢怜第一次见到花城的时候他还是个八岁的小孩儿,喜欢穿红衣服,留着一头清清爽爽的短发,但右耳后面却编着一条小小的辫子,可爱非常。他有事没事就带着一大堆玩具来谢怜家里串门,一声声“哥哥哥哥”叫得清脆响亮,加上长得实在是乖巧,很难让谢怜不喜欢。

后来大了点儿,大概是爸妈叮嘱过不要老是去隔壁打扰正在上高中,学业紧张的谢怜,他便很少单独过来找谢怜了,但一到长假依然会雷打不动地跑过来赖在谢怜家里撒娇央求着要跟他一起睡觉聊天。
两人都是那种从小就长得很好的孩子,谢怜是标准的学习好性格好,也不爱惹事,但花城就不一样了,很小的时候就是孩子里的小霸王,在惹哭别的小朋友这件事上十分在行。八岁之前他只在爸妈面前是乖孩子,八岁以后,这份“乖孩子花城专属名单”里又多了一个谢怜哥哥。
有一次他带着一帮兄弟抢篮球场跟别人打起来了,被路过的谢怜撞见了。眼看着谢怜皱着眉头马上过来了,他立刻松开了抓着对方老大领子的手,那副“爷天不怕地不怕,谁也奈何不了爷”的欠揍表情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令对方阵营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乖顺可爱。再眨眼歪头卖个萌,一句“哥哥,我没有打他们哦,是他们先动手的”瞬间激起了谢怜那颗护犊子的心。
于是谢怜耐着性子苦口婆心地劝了这群孩子老半天,最后要带着花城和他的朋友们去吃火锅,却被花城以“他们都要回家了,爸妈都等着呢”为由打发走了那几个明显两眼放光的小朋友,最终还是两个人欢欢喜喜地去吃了饭。

再后来谢怜上大学了,花城也一改从前的浪荡散漫开始好好学习,读了很好的高中,在谢怜大学毕业那年顺利考上了完完全全可以跟谢怜的学校相匹配的大学。
谢怜大四那年在国外呆了很长时间,回来之后花城已经高考结束了。眼前的孩子成熟了不少,眉宇间却还留有一点点稚气,穿着一件红色的T恤,歪着脑袋看着自己道:“哥哥,我比你高了。”

第二年,谢怜开始在幼儿园工作,B市大学那么多,好巧不巧这幼儿园刚好与花城的学校距离很近,花城便以此为由一有时间就跑来找他,跟他一起陪小朋友们玩儿,再一起回家。
谢怜曾经问过花城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花城笑着回答说没有。那个时候谢怜也笑着道:“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你看,喜欢你的女孩子那么多,万一哪天就遇到合适的了呢。”
他还记得当时花城沉默着欲言又止了很久,最终却只是低沉着嗓音吐出三个字,“不会的。”

再后来,花城就跟他表白了。
那天B市天气特别好,两人开车去郊区透气,乡间的公路窄而长,车辆稀少,人烟也稀少,市内的污浊空气完全影响不到这里,一切嘈杂喧嚣也似乎远在天边。谢怜站在小山坡上望着脚下的村落,花城微微低头看着他。接近正午的阳光洒在他的头顶、脸上、肩上,整个人柔和得不像话,好看得不像话。
他刚喝了一口水,唇上还泛着透亮的水光,花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微微俯身吻了下去。
一个浅尝辄止的吻,打破了花城几年的伪装,他用这个吻无声地告诉谢怜,他不想做谢怜的弟弟,他想以恋人的身份,站在谢怜身边。

想到这里,谢怜抬手揉了揉额角,无奈叹气。
他还清楚地记得当时花城讲出那句“我喜欢你”之后脸上期待的神情有多么明显和炙热。当时的自己本应该脱口而出一句拒绝的话,什么“你还小”“你不懂”“这不是喜欢”之类的,但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花城一刻也不愿再等,接着问他:“哥哥,你喜欢我吗?”
他想说“不是的,我对你的喜欢不是那种喜欢”,然而却只是垂下眼睫回答了一句:“喜欢。”
他从小就是一个容易心软的人,但这次他自知,答应花城完全不是因为心软。

花城洗完澡出来就见他坐在沙发上一副呆呆愣愣的样子,拿了吹风机吹完头发出来热了饼盛了粥再顺便炒了一个青菜,才见他大梦初醒似的站起来走到餐桌边坐下开始吃饭。
他知道谢怜需要时间来好好想通这件事,他不急,反正无论需要等多久,结果都会是好的。

TBC.

【花怜】恋爱关系

花怜现代paro
浪荡大学生花花×幼儿园老师怜怜

先发个开头试试水

1.
幼儿园门口,一个背着蓝色小书包的小男孩儿牵着妈妈的手,正扭着脖子奶声奶气地与身后的青年道别,“怜怜老师再见!”见对方笑着冲自己摆摆手,他心满意足地准备转回去,却见那青年的身后突然探出一个脑袋,正向着自己眨眼睛。
“花花哥哥!!!”看清那是谁之后,他瞬间两眼放光惊喜不已,使劲挣开妈妈的手,一阵飞奔回去,炮弹一般扎进那个高瘦的红衣哥哥的怀抱里,抱着他蹭了又蹭,“哥哥哥哥!我好想你啊!”
花城笑着蹲下来捏了捏他肉嘟嘟的脸蛋儿,嗓音低沉却很是悦耳:“小宇乖,快跟妈妈回家啦,哥哥今天来晚了,下次早一点过来跟你玩儿,好不好呀?”
“嗯!”小男孩乖巧点头,恋恋不舍地松开抓着花城衣摆的手准备回到妈妈身边,刚迈出一步,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再次转头,对着花城狡黠一笑,装模作样眨眨眼道:“哥哥快点带怜怜老师回家吧!今天小朋友们可不听话了,怜怜老师都生气了!哥哥要多抱抱他,叫他不要生气啦!”
“知道啦,快回家吧!”花城了然地点了点头,无比自然地揽过身边人的肩膀,也冲那孩子眨了眨眼。
“哥哥再见!怜怜老师再见!”

见那孩子走远了,谢怜抬头瞪了花城一眼,转身径直往地铁站走去。
花城愣了愣,随即闷笑两声小跑着追上他,双肩包斜斜挂在一边肩膀上,整个人看起来清爽不羁,俊秀的脸上挂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惹得一旁路过的小姑娘不住回头看他。
站台上人很多,花城贴肩站在谢怜身边,见他低垂着眼睫不知道在想什么,乖乖巧巧实在是可爱得紧,瞬间起了逗弄的心思。于是微微低头贴近他的耳畔小声道:“怜怜老师,小宇说你今天生气了,叫我多抱抱你呢……”说完还轻轻呼出一口热气,直到那白皙的耳垂逐渐泛红才心满意足直起身子。
谢怜抬手摸了摸耳朵,无奈道:“你别听他瞎说,我怎么可能跟小孩子生气啊,顶多是装装样子罢了。”
“哦这样啊”,花城若有所思道,“那你的意思是……不需要我抱抱了呗?”
谢怜抬头,正想提醒他这是在外面不要胡闹,就见地铁到站了。正是下班高峰期,车厢里人多得快要爆炸,他想着花城肯定饿了一定要快点回家做饭,于是止住话头抓着花城的手腕就往里挤去。
门关上之后,两人都被压在门边动弹不得。花城皱了皱眉,动了动勉强挤出一点空隙,双手环住谢怜的腰把人圈在自己怀里,谢怜轻轻挣了挣,见他没有放开的意思,叹了口气不再动作。

进了家门,花城取下两人的背包随手扔在沙发上,谢怜转身准备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可吃的东西,却被花城抓住手腕从身后结结实实抱了个满怀。
衬衫领子被微微扯开,细碎的吻落在耳后和颈间,热热痒痒的。他瞪大了双眼,却躲不开,于是像是被使了定身术一般僵直了身子不敢动弹。花城见状停了下来,一手环着他的腰,一手扒着他肩上的衣料,下巴蹭了蹭他的肩膀,低笑两声,嘴唇贴着那泛红的耳朵轻声道:“怜怜哥哥,我那天跟你表白,你可是答应了的,不能反悔。咱们现在是恋爱关系,理应是做什么都可以的吧?”

“哥哥,今晚为我破禁可好?”

这次是真车,为防屏蔽只能发图啦。
前文见主页。

关于养孩子

问:是否考虑(领)养个孩子?

谢怜:这个嘛......我都行啊,三郎喜欢的话就养一个吧。
魏无羡:我很喜欢小孩子的啊,如果二哥哥同意就养呗。
沈清秋:不了不了,养一个就已经够我烦的了,再来一个,哭了先哄谁啊?

花城&蓝忘机&洛冰河:不要。

哥哥,今晚为我破禁可好?

“这几棵花树是你刚走没多久的时候我种的,那个时候以为等它们开花了你就差不多该回来了,结果花开早了,现在都没啦。”
“这屋子是不是看起来很新?我拆了重建的,只要没人在里面打架,应该是不会塌的。”
“你是自己走上山的吗?有没有发现上来的路好走了很多?这路是我之前重新修的呢,可能修得不太平整,但真的比以前好很多了。”
“哦,我今天又去收破烂啦,你看,那么多呢。”
“今晚的灯很美,三郎,你看你每次都放这么多盏灯,到底是从哪儿弄来的呀?”
花城跟在谢怜的身后,一路听他絮絮叨叨东拉西扯,很有耐心地一句一句附和。再眼睁睁看着他拖着一大袋破烂开了门,逃难似的直奔墙角,心中好笑,忙拉住他的手腕,轻轻使力将他拥入怀中。
“哥哥,不必紧张。”语气里带着笑意,哄孩子一般尽是安抚之意。
谢怜果真安静下来,微微抬首将下巴抵在花城肩头,听着耳边的温热低语,心脏越跳越快,再缓缓慢下来。他长舒了一口气,搂紧花城的腰,眨了眨眼睛,心中也觉好笑。明明方才在屋外还欢天喜地飞奔扑进他的怀里,怎么现在突然开始害羞了呢。
正想着要不要说两句,一声低低的轻笑忽然飘进耳朵。花城稍稍松开他,目光如炬直直望进他的眼底,单手抚上他微红的脸颊,开口便是入骨的温柔与怜惜,“殿下,抱歉,害你等了这么久。”
谢怜垂眸笑笑,握住脸颊旁的那只手,闭眼轻轻蹭了蹭他冰凉的掌心,再抬眸看他,眼底一派缱绻爱意。
“三郎……唔……”
猝不及防被一片湿软堵回了千言万语,谢怜任由那微凉的唇瓣与自己的紧紧相贴,忍不住张口迎合,便被对方一路攻城略池侵占了所有。眼前是花城微闭双目专注而深情的模样,两人不是第一次亲吻,他却是第一次,被花城毫无保留毫不收敛的汹涌爱意撞了满怀,填了整颗心。
辗转厮磨良久,花城才略带餍足的停下来,抬手轻轻捏起他的下巴,单指蹭了蹭那泛着水光还微微红肿的下唇,眼底的情意终于化成热烈的言语。
“哥哥,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有点招架不住啊。”
“哥哥……哥哥,今晚为我破禁可好?”

ps:急刹车,要不要继续开就得看有几个人喜欢了。

如果墨家老大老二老三互换性格

蓝忘机(脸埋在魏无羡颈窝里,指上缠着他的一缕长发,眼里闪着似有似无的泪花):魏婴......你以后不要跟思追他们去夜猎了,我想你每天都陪着我一个人。
魏无羡:嗯?嗯......好呀,我听二哥哥的。(内心:咦,蓝湛居然也会撒娇?不会是被洛冰河附体了吧?)

谢怜(疑惑加担心):三郎今日可是有什么心事?从早晨到现在都没见你笑过呀。
花城(紧了紧搭在谢怜腰间的手,轻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没事。

洛冰河(面带微笑语气温柔):师尊可还好?有哪里难受吗?
沈清秋:......没有,挺......挺好的。(内心:这小破孩儿今天居然没有哭?而且......技术似乎变好了许多?)

ps: 只是互换性格一天而已!不是魂穿出轨!

怜怜生日快乐

我的太子殿下,我的破烂道长,没能早一点遇见你,没能陪你一起经历那数不清的苦难,没能亲眼见证你与花城的相识相知相爱,真的很遗憾。
好在赶上了这故事的余韵,未待尾笔的墨痕风干,便从头至尾,了解了你的一切。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漫漫余生,你该是可以携着花城的手,踏遍千山万水,尝尽八百年里未曾奢望过的所有脉脉深情了吧。
生日快乐我的谢怜,生日快乐。